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拳道无极》
拳道无极

第95章换血

不应该是一种可以控制,要是控制的好,甚至可以将心跳控制在一分钟十次以下,加快甚至能够爆发到五百左右,甚至更多。

完全达到了一种非人的地步,对于身体里面的血液流动,他的掌控力几乎达到了一种巅峰。

现在爆发山手拳的状态,起码能坚持到以前的数倍时间。

一个穿着红色夹克的强壮青年走了进来,朝着武馆之内的看去,看到巨大的训练场似乎有些惊叹。

就在青年准备导出看看的时候,迎面走了一个黑色练功服的男人道:“大兄弟,你是谁,干嘛的!”

‘你好,怎么称呼!’

很快,他就可以体会红砂拳的最终版本的秘术红玉所带来的效果。

虽然还没有开始尝试,但是他已然在感叹红玉的神奇,或许红玉没有很强的外功效果,但是带来的提升,绝对是远超一般的拳法。

对于身体的潜在能力的挖掘更加讲究一种均衡,控制力和爆发力的均衡协调性。

药池之中。

他的身体还在不断地吸收药水,之前的不适已然平缓下来。

他能感觉到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处于一种饱和装填,好似吃饱了的那种一般,开始慵懒起来,虽然很诡异但是的确很舒适。

陈鸿图渐渐闭上双眼。

……

实验室之中。

周明透过监控看到陈鸿图的身体渐渐瘫倒在水池之中,面上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快!将他带到实验室!’言语之中满是兴奋之色。

‘这份‘混融’药剂时间只有三个小时,我预计会更短,我们必须加快速度!’周明开口道。

‘混融’是一种极其珍贵的药剂,配方神秘,是周明花了大价钱从天烈门手中换取的,能够帮助拳术师快速消化秘药,修复因为秘药造成的身体破损。

唯一一个副作用就是使用者会有一个长达半天左右的强昏迷期。

垄管家见陈鸿图的身体从药水池之中拖了出来,落入手中,他才发觉,这个男人的体重着实有些夸张。

让小梅搭了一把手,一大一小俩个人将他固定到一个白色的实验台上。

在他的侧边,另外一张试验台上早已躺着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靓丽女孩没有少年人面孔的那种健康的血色,十分的苍白难看。

身上插入大量的银色针管,血液顺着管道,流入一个的银白色类似透析仪的特殊装置,仪器当中还能看到大量的黑色液体被过滤下来。

银色装置的另外一头,还连接着大量的银色针头导管。

周明将导管刺入陈鸿图的身体之中。

随着红色的血液顺着导管逆流,进入银色的特殊装置内部,装置中的的黑色物质再一次变多。

周明将一个装满红色药水的试管插入装置上方的插槽之中,俩种液体快速的交换到一起,这些黑色的物质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被红色药剂渗透,挣扎了一下,就很快失去活性。

随着将一根特殊的黑色针管插入陈鸿图的身体。

周明走到装置前方,深呼吸一口气,果决的按下一个按钮。

银色仪器内的灰黑色的液体如同激活一般。

直接顺着导管冲入陈鸿图的身体之中,链接出蔓延开一道道黑纹,而他赤露的身体上似乎一颤,脊椎瞬间蔓延出一条条黑色纹落,二者汇聚到一起。

随着时间的延长,黑色纹落越来越密集粗壮,并且不断地震动起来。

而银色装置猛然运行起来。

大量黑红血液从小女孩的身体之中被抽取而出,在装置中快速过滤。

此时,周明和垄迎神情凝重的站在一边。

随着时间的推移,小女孩的身体上也开始出现大片的黑色纹路,不断震动如同活物一般,随着大量黑色液体排出,身体表面的黑色纹路快速消退。

抽出的血液,也开始从黑红色的血液变成暗红色。

但是一侧的心率分析仪器上,小女孩的心跳确实疯狂跳动起来,身体也出现了休克性的扭曲,震动。

周明握着一起的遥控开关,一度开始暴躁起来,眼中满是血色,似乎想终止面前这场实验计划,但是又犹豫不定。

这样即便换血不成,起码能洗血续命。

至于陈鸿图的生死,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好在没多久,随着女孩一阵剧烈的抖动,一种纯黑色的血液,如同发丝一般的从针管之中流出,逆流汇入仪器之中。

女孩的身体才开始渐渐停止抖动,恢复了几份血色。

银管的链接出,女孩的体内也流出鲜红色的血液。

周明顿时面露喜色,随着血液彻底流入银色的链接装置,当即断开链接女孩的导管开关。

‘阿垄,帮我看好他!我一会就回来!’说着周明道病床边,颤抖的摸了摸女孩的额头,将小女孩身上的针管拔除,抱起她就朝着外面走去。

片刻后,安静的实验室中,只剩下垄迎一个人静静的看着面前的银色装置,还有个躺在试验台上的陈鸿图。

此时银色装置之中的黑色液体依然顺着导管,近乎全部流入陈鸿图的那部分身体之中。

‘咔咔,哗啦!’

猛然一直昏迷的陈鸿图身体剧烈的颤动起来,绑缚的锁链颤动起来发出令人龇牙的声音。

这一幕将垄迎惊得立刻站了起来,死死地盯着台上赤裸的陈鸿图。

‘太快了!’他完全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这么快就有苏醒的迹象。

‘咔嚓!’某个瞬间,陈鸿图的身体猛然膨胀起来,进入了横炼状态,铁链被瞬间拉直崩裂,床体上用于固定身体的钉链扭曲。

此时大量黑色的细线已然盘满了身躯,赤裸的上身大量的筋肉如同盘踞的树根扭曲扎解,冒起腾腾的热气。

体表的黑色纹路如同活物一般在体表扭动,在胸口的三个赤结处快速环成一道漆黑的黑环,成放射状链接后背脊椎的大量黑纹,更有大量的黑色纹路朝着双臂蔓延过去。

本就粗壮的赤黑的手臂双臂瞬间被染成纯黑色。

‘咔咔!’随着刺耳的骨骼摩擦声音,双臂竟然再一次膨胀伸长起来,手指末端的指甲也猛然脱落,刺出尖锐无比的漆黑手爪,身体各处体表散乱的黑色纹路也凝集在一起,形成一个个异样的黑印。

此时他的身形已然达到了骇人的俩米七左右的巨人形态,庞大的身形配合如同猎食者般的巨手,看起来如同一个扭曲的魔怪。

垄迎擦了擦冷汗,他刚才如此近距离的看着陈鸿图膨胀扭曲成这种魔怪,心中也不免有些恐惧,即便是他这种普通人,也能感受到对方恐怖的力量感。

从一侧早已准备好的箱体中拿出一个纯银色注射器,顺带掏出一管橙红色的药剂,快速装入注射卡槽之中,健步冲上,刚将注射器贴在身体上。

还没等他按下注射按钮。

陈鸿图体表的黑色纹路骤然一颤。

‘嗡!’

一声怪异的轰鸣响起,一股透明的波动骤然绽放开,尖锐轰鸣如同超声波的高速鸣叫一般。

大量的玻璃试管,在诡异的异响之中直接炸裂。

‘啊!啊!’一旁的垄迎猛然跪倒在地,捂着脑袋惨叫,手中的注射器直接掉落在地上,此时他的五官都渗出了大量的鲜血。

门口。

‘不愧是共生状态的适应者!’

周明一脸凝重的走了进来,看着贴在陈鸿图体表的身上黑色纹路狂乱的扭曲涌动,也不禁感叹一声。

在踏步之中,周明一头头发骤然变成黑色,竖起的瞳孔散发着幽黑色冷芒。

快步拿起注射器,对准身体胸前。

‘噗!’

药剂注射进去。

陈鸿图挣扎的身体才缓缓停下,黑色的纹路挣扎乱窜,渐渐消退下去,唯独在后背的脊柱留下一道长长的黑色竖纹,扭曲膨胀的身体也一度收缩起来。

‘‘异血’抑制剂这东西真好用!’看到眼前这一幕,周明面色有些复杂的开口道。

此时实验台上的陈鸿图虽然停止挣扎,可面容依旧扭曲无比,不过已然开始渐缓和下来,身形上热气也开始逐渐消散。

而皱缩下来的身形,似乎更加匀称宽大起来。

‘赫赫!’

似乎因为移植融合耗费了大量的体力,即使是昏迷状态,陈鸿图依旧喘着粗气,喉咙发出沙哑的怪异声音。

骤然之间,面孔扭曲狰狞起来,眉头皱起,其中眼珠震动,似乎随时都要醒来。

“虽然时间短暂,但是对于你们这些渴求力量的拳术师,植入‘异血’,或许你还会感激我!”周明似乎是想到当年在‘异血会’当中的经历,他可是看到了太多自愿当作实验品的拳术师。

虽然最后活下来的没几个……

摇摇头,周明没在管陈鸿图,准备让其自生自灭。

转身将倒地勉力支撑才没有昏迷的垄迎扶起,带着他快步离开实验室。

‘是我问你还是你问我?’男人当即面色一冷,他可不吃这一套,面这人明显有拳术在身,不是个善茬。

‘我是红砂拳馆的路善白,来这里找陈鸿图!’见到对方的警惕,路善白有些无奈的道。

尤其是在爆发力,还有持久力上面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而且现在他能感觉的到,自己的身体内血液的流速变得及其缓慢。

这种行为极其危险,随时心脏都有可能在强大的负荷下爆裂。

相城区,北清武馆大门。

‘红砂拳,没怎么听过……’男人想了想还是,见到路善白面色真诚,不似做伪,迟疑了一会开口道:“陈教习我也不知道,他似乎已经有好几天没来拳馆了!你要我带话吗?”

‘不用了,我给他留了信息!’

随着时间推移。

要不是必要时候有着‘潜能’打底,估计现在早已中断最后一步的修炼。

主要还是他太心急了,在心底之中隐隐有一种危机感。

不过身体的素质变强倒是可以明显的感觉出来。

这几天曹南明突然想要回去,他是在拖不住,本来想要陈鸿图陪着一起,可是一直联系不上,如今看来是来不及了。

……

坐在药水之中,陈鸿图不断思索着。

今天也是最后一天。

数天一晃而过。

这些天,陈鸿图过得分外凄惨,每一天心脏都承受着巨大的负荷,在药水作用下心率攀升到一个更高的极限。

路善白笑着摇摇头,当即离去。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