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大医无疆》
大医无疆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负重前行

冯明君怒道:“有当爹的这么说儿子的吗?”

许家轩道:“跟他关系亲密的女人好几个,背景都不简单。”

他掏出自己的手机,翻出相册,逐一介绍道:“花逐月,蓝星公司现任负责人,新星影视集团总裁,出身兰花门,是兰花门的实权人物,夏侯木兰,木兰集团总裁,疲门代门主,墨晗,过去赤道资本的投资部门负责人,现在墨翰东方的总裁,她的外公是欧阳广瀚。”

许家轩道:“我也没那么伟大,当初我跟你妈把你扔给你爷爷,的确没有尽到父母的责任,你对我们有些怨念也可以理解,我年龄也大了,三年,我再干三年就回国陪伴你爷爷,帮你带孩子。”

许纯良道:“您照顾好自己爸爸就行,带孩子就算了,我担心您把他给带沟里去。”

爷俩对望着,突然同时笑了起来,许家轩在儿子的肩膀上捶了一拳:“小王八蛋,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不孝子。”

冯明君道:“小姑娘倒是蛮漂亮的。”

“梅如雪,你见过的,乔老的孙女,乔远山的私生女。”

冯明君道:“他们已经分手了。”

许家轩道:“叶清雅,你也见过,叶老的孙女,乔如龙的前妻。”

冯明君瞪了他一眼道:“这也能算在里面?他们是干姐弟好不好。”www.zbcxw.cn 星星小说网

许家轩道:“两人肯定有暧昧,我要是看走眼把这双眼睛挖给你。”

冯明君叹了口气,这方面许家轩的眼光不会有错,这个老渣男。

许家轩道:“还有这个,苏晴。”

冯明君道:“就这个丫头还算出身正常一些。”

许家轩苦笑道:“她爸苏天宇莫名其妙失踪了,我本以为她是个苦命的孩子,你猜苏天宇是谁?”

冯明君眨了眨眼睛。

许家轩低声道:“鸵鸟!”

冯明君倒吸了一口冷气:“什么?他不是五年前就已经死了吗?”

许家轩道:“我也以为他死了,可没想到他一直隐居在东州,而且瘫痪多年,谁也不会怀疑到一个病人身上,据说是郑培安治好了他,鸵鸟在恢复正常之后马上人间蒸发,我估计也是为了保护他的女儿。”

许家轩又换了张照片:“白兰,半岛女作家,其实是个女杀手,跟他也不清不楚的。”

冯明君道:“你生的好儿子。”

许家轩道:“他比我厉害多了,这些女孩子没一个好惹的。”

冯明君道:“我原本想让他当个普通人。”

许家轩摇了摇头道:“没可能的,他的身手不次于你我,而且医术非常厉害,之所以和叶家走这么近也是因为医术牵线搭桥。”

冯明君道:“没想到他居然得到了你爸的真传?”

许家轩叹了口气道:“许家的医术没那么神奇,我怀疑这小子有什么奇遇,我爸也不是武林高手,他修得一身武功,我爸医术恐怕都不及他。”

冯明君道:“过去我一直以为你们许家把他教成了一个呆子,没想到那么多年这孩子一直在扮猪吃虎。”

许家轩道:“他应该猜到你我的身份了,以后尽量还是保持距离。”

冯明君道:“许家轩,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许家轩没说话,把照片又看了一遍。

冯明君一巴掌将他手机给拍到了地上,许家轩赶紧拾起手机,屏幕已经摔裂了:“你有毛病啊,我手机都摔烂了。”

“你才有毛病,盯着儿子的女朋友看什么劲?”

许家轩道:“我是帮他掌掌眼。”

冯明君道:“老色胚!”

许家轩百口莫辩:“别搞人身攻击行不?咱们能不能把过去的恩怨放下,考虑一下我们共同的利益。”

冯明君道:“没什么可考虑的,他喜欢谁就娶谁,我们无权左右他的选择。”

许家轩道:“我怕他惹麻烦啊。”

冯明君道:“你当初背叛我的时候怎么不怕麻烦?”

“冯明君,你别上纲上线行不?当时的情况你也清楚,我要么背叛你,要么背叛组织,你说我怎么选?”

“还真能往自己脸上贴金,许家轩,你这种祸害不会有好报的。”

“你居然诅咒我?”

冯明君起身道:“以后别联系我!”

过来送礼的是张恒阳,临近双节,过来送礼的络绎不绝,都打着探望许老爷子的旗号,许长善对此颇有微词,生怕孙子在这方面栽了跟头。

张恒阳送的基本上都是些土特产,在这方面他懂得把握尺度,知道太贵重的礼物许纯良不会收。

张恒阳并未久留,坐了没多久就起身告辞,许纯良将他送到地下停车场:“张总,以后千万别送东西了,你过来做客我随时欢迎。”

张恒阳笑道:“也没啥贵重的东西,我就是来探望一下老爷子。”

他看了看左右,低声道:“大恒已经决定放弃巍山岛的项目了。”

许纯良笑着点了点头,这都在他的意料之中,大恒现在财务状况不佳,巍山岛项目已经难以为继,放弃对他们来说也是最好的选择。

张恒阳又道:“不过沐天集团也有意接手那块地,他们的背后有赤道资本支持。”

许纯良想起上次遇到沐天集团老总王宏峰的情景,看来王宏峰对那块地觊觎许久。

张恒阳道:“大恒退出之后,有许多投资商都想捡这个便宜,新星那边越早定下来越好,这件事就怕夜长梦多。”

许纯良道:“过去不是无人问津吗?怎么突然又冒出来这么多?”

张恒阳道:“生意场上就是这样,可能那些人也不都是真心想要,但是他们听说新星想要,所以都围上来凑热闹,如果新星决定不要了,那些凑热闹的说不定也就一哄而散了。”他停顿了一下又道:“最近关于市里要重点开发巍山湖周边的消息又传开了,文旅局内部肯定有人把内幕消息散播了出去,可能大家也知道汪书记不会放弃开发国家级度假区。”

许纯良点了点头,一直以来他也怀疑,文旅局的负责人虽然是陆明,但是他毕竟是调任文旅局不久,文旅局内部不服他的大有人在。

许纯良道:“这件事最好由文旅局出面,我会催促一下他们加快流程。”

陆明最近都在忙父亲的丧事,事情刚刚处理完,接到许纯良的这个电话,他也有些郁闷,自从他去文旅局之后工作开展并不顺利,文旅局原本就是三局合一,新成立不久的部门,人员构成非常复杂,虽然历任了两任领导,都没能成功将这些人拧成一股绳,涉及到的部门很广,结构相对松散,管理没那么容易。

陆明考虑到自己刚到,也不适合马上下重手,他目前是文旅局的代局长,虽然明确他负责工作,但是还有位书记李玉山,在表面上许多事情都要征求李玉山的意见。

李玉山现在的态度非常消极,这种消极在很多时候还表现为无声的对抗。

华投已经明确表态,在完成博物院广场改造和文庙建设工程之后,不会再继续投资建设东州文脉,这又给了陆明当头一棒,所以他才重新做出规划部署,意图将巍山湖周边的旅游开发作为下一个重点。

他的规划已经通过秦正阳转呈给了汪书记,但是目前还没有得到回复。

陆明听许纯良说完也意识到文旅局的内部出了问题,他同意许纯良的想法,决定尽快和新星签署合作意向,争取最近能和汪书记面谈一次。

(本章完)

此时叶清雅打电话过来,却是家里来客人送节礼了,让许纯良回去接待一下。

许家轩表示要一个人坐坐。

冯明君道:“你给我记住,如果你胆敢让他卷入你的麻烦里,我会跟你新账旧账一起算。”

许家轩苦笑道:“我是他亲爹,怎么会害他?不过这小子也不是個省油的灯,我找人调查了一下,他跟木兰集团的夏侯木兰有一腿。”

冯明君有些郁闷地瞪了他一眼:“知不知道我最讨厌你这一脸的坏笑。”

许纯良道:“明白,我这边岁月静好多亏了您负重前行。”

许纯良离去之后,他又续上一支烟,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六点钟的时候,一位身穿灰色风衣带着墨镜的女子从后方向他走来,直接来到他的身边坐下。

许家轩将香烟掐灭,轻声道:“早就来了,为什么不见见儿子?”

许家轩道:“是我的错。”

许家轩道:“你专程来东州不是为了见儿子?”

冯明君道:“陈碧媛的事情你为什么要让他卷进来?”

许家轩道:“我并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成那个样子,不过还好有你拨乱反正。”

许家轩点了点头:“这些年辛苦伱了。”

冯明君淡然一笑:“真没想到能从你嘴里说出这句话。”

冯明君道:“背叛组织的那个?”

许家轩点了点头:“是咱们局从成立以来出现的第一叛徒。”

冯明君道:“没有谁对谁错,咱们的工作本身就不适合结婚,当初我们结婚也只是为了掩饰身份,只是没想到会弄假成真。”

许家轩的唇角露出一丝微笑,他对这段婚姻一点都不后悔,还很感谢那次的任务留给了他一个儿子。

来人却是冯明君,冯明君摘下墨镜,岁月也在她的眼角留下了细微的痕迹,冯明君道:“我不想跟你同时出现在他的面前。”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