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捡到狐狸后驯服了他》
捡到狐狸后驯服了他

60. 霓裳羽1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笑,疯癫般的大笑。

“哥哥,我好疼啊。”苏羽尘轻声道。

《山海经·海外南经》:“羽民国在其东南,其为人长头,身生羽。一曰,在比翼鸟东南,其为人长颊。

祭坛四周,有神人二八,连臂。

古老神秘的密咒自他们口中吐出,化作符文,钻进祭坛中央的光球里。

伸出去的手,又无力落下。他再次将自己摔进一池血水里,沉溺在水面下,咕嘟咕嘟冒着泡泡。

三年期约,快要到了。

与此同时,江湖上并不安宁。

各大门派集结而成的山海盟,可与幻雪宫势均力敌。各大代表,他们正齐聚一堂,商议着如何攻打幻雪宫。

“瑶瑶,等下跟紧我。”李轩拉着夏明瑶的手,从侧面进入会议室,低声道:“我青城山本不该多管闲事的,但他们硬要逼迫我们表态,不得已,才派我们过来。等下我们不要乱说话。”

“对付幻雪宫的妖人,必须我们青城山的力量吧。”夏明瑶心下了然,道。

“要不是靳杨失踪了,这等事也轮不到我头上。”李轩道。

夏明瑶有些担忧,但看到李轩幸灾乐祸的神色,还是欲言又止。

只能盼着靳杨自求多福了。

山海盟的盟主是戴天海,经过大家一直推崇,又是几番推辞之下,方才自称“德不配位,愧不敢当”,受人连连邀请,这才勉为其难上任。

“此次一战,必要杀穿幻雪宫。”戴天海于高台之上,抬手止住鼓声,严词厉色。

他的挚友王怀远自是鼎力支持。氛围到这里了,更是无人反对。

“那便定在三日后,各路江湖豪杰一起讨伐幻雪宫,届时平分赃物,也算为民除害。”

最终戴天海一锤定音,赢得满堂喝彩。

“盟主,少爷还是不知所踪。”侍从附耳轻声道。

“罢了,大敌当前,先不必管这逆子了。”戴天海冷哼一声,不以为意。

夏明瑶望着场面逐渐不受控制,不由扯了扯李轩衣角,“轩师兄,我们……”怎么办?

“我们青城山是除妖的,杀人之事我们不干,但若是为民除害,我们亦是义不容辞。”李轩听到幻雪宫宝物如云时,眼睛都直了,一番话说的义正辞严,滴水不漏。

“嗯,我听轩师兄的。”夏明瑶道。

三日后,幻雪宫宫墙之上,一名男子折柳而立,长袂蹁跹。

男子面戴蔷薇面具,身形如同戏法玄妙,虚实毕现,如鬼魅般出现在人后,取人性命,往往死者致命伤口上还插着一朵蓝色蔷薇。

一时之间,“蔷薇公子”的名号响彻江湖。

“你叫什么?”

“鄙人名汝若。”

“排名第几?”

“呵。”蔷薇公子轻轻一笑,道:“第三。”

幻雪宫的十二公子声名大噪,名动一时。

山海盟的一切密谋计划好像都能被幻雪宫提前知晓一般,本想打得他们措手不及,没想到连着一个月过去了,都没能进攻分毫。

山海盟逐渐人心不稳。

“一个蔷薇公子便杀了我们这么多人,若是幻雪宫其他十一个一起出来,那还了得?”有人道。

“退吧退吧。”又有人道。

“不可退!听说他们宫主中毒垂危,生死未卜,现在是最好的时机!”有人道。

“哪个传出的消息?可靠吗?”也有人质疑。

消息,自然是流华宫传出去的。

麝月公子一袭素衣,敛手抚琴,泠泠流水般的琴音回荡在寝宫里。

“啪啪啪。”有人鼓掌。

麝月斜睨着他。

那人肤色比常人要白,乌发如墨,随意绾着,一根银簪子固定住,手里持着一根暗金色的烟管,正冒着青烟。

麝月抬手,将桌上的镇尺砸过去,冷言道:“流华宫禁烟,出去。”

宣离面不改色地接住镇尺,叹息一声,灭了烟管,道:“这瘾,可不好戒啊。”

“你若诚心想戒掉,又何须找这些借口?”麝月淡淡道。

“烟瘾易断,情瘾难除。”宣离轻声道。

继而又抬眼,懒洋洋看着麝月,笑道:“若你肯予我一份情谊,我便为你,甘冒不韪。”

“外面本就是场生死局,何来情瘾?”麝月垂眸勾弦,道。

“我对你这香,倒是愈发上瘾了。”宣离像耍了赖,躺在太师椅上不肯走。

“只怕不是香,是人。”麝月道。

宣离翻书的动作一顿,转而失笑,低语道:“你明知如此,却还要拒绝我。”

“平素不爱写书的云里雾里,你偏如是,我的厌恶你占了九成。”麝月道。

“那不是

“祭典已成,神魔共祭。”执着红缨长矛的银发少年颂念着祭词,耳饰的珊瑚红珠下的流苏随风起舞。

羽民族人盈盈下拜,恭迎他们的神明降临。

好像一个跳梁小丑,模仿着别人。

他又发了疯似的,将手指插进自己的心脏处,任由心头鲜血流出来,氤氲在温泉里,染红了一大片的血。

如疯如癫,如痴如狂。

《捡到狐狸后驯服了他》全本免费阅读

肌白似雪的少女缓缓张开身后的四片羽翼,秋水剪瞳,媚眼如丝,一一看过匍匐在脚下的族民,微微颔首。

“都起来吧。”

“哥哥,你本该满眼都是我的,正如我的心情一样。”苏羽尘搂住哥哥的脖子,将头靠在肩上,轻轻蹭着,语气眷恋而迷惘。

“哥哥,你真无情!”苏羽尘忽然凶狠地说,在哥哥的身上狠狠咬了一口,留下牙印。

看到满意的刻印后,苏羽尘闭上眼睛,任由自己滑落进水底。

不一会儿,他又抬手召来苏邪雪的红衣,湿漉漉地披在身上,居高临下地看着陷入沉眠的苏邪雪。

“该去夺回属于我的东西了。”

妖族,晶莹剔透的水晶宫里,两名面容相似的乌发男子在温泉池里相拥而坐。只是一名眼角有泪痣。

他的眼角落下了一滴泪。

“可是我更讨厌你了。”

“如果没有那个人类作梗,哥哥就永远不会离开我,不是么?”

像是在说服自己,苏羽尘看着这张与自己极度相似的脸,嘴角笑意逐渐扩大,竟是大笑起来。

少女身着雪白花嫁,坐在银色囚笼顶端。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