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惊,状元兄长的俊美先生是太子》
惊,状元兄长的俊美先生是太子

第171章 暗卫再现

“是,大人。当时窗户似有人影闪过,不过因为当时是那个女子靠近那边,我们未曾来得及查看。”沈羽说道。

其实他们也明白,恐怕当时去看也看不到什么,能从二楼出去的人,身手应该不弱,他们不会武功,所以速度恐怕赶不上。

“嗯,本官知道了,你们先起来吧。”厉云琛问完了自己想知道的消息,便对二人说道。

果然,单身女青年还没适应男朋友的存在。

“那我抱你回去。”这次皇甫瑾灼向自己师父学的彻底,不等奕兮回答就抱了起来。

奕兮被皇甫瑾灼突然的举动惊了一下——如今那个清冷出尘的冷酷太子在他们面前是越来越远了。

“太子殿下到~”

正当沈羽和沐暗都要以为这位厉大人就是想要让他们罚站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声通传。

“参见太子殿下。”厉云琛带着众人行礼。

还处在惊讶中的沈羽和沐暗也跟着行礼,太子殿下怎么会来?厉大人通知的吗?

“免礼。”

皇甫瑾灼说道,其他人依言起身,沈羽和沐暗没敢起来,毕竟他们现在是疑犯,太子殿下现在过来恐怕是为了他们的案件。

“没受伤吧?”

皇甫瑾灼看向沈羽和沐暗问道,顺带打量了一下:嗯,看起来二人精神情绪不太好,不过应该是没受皮肉之苦。

至于说为何皇甫瑾灼有此一问,是因为他足够了解大理寺,审案动刑对他来说很正常。

厉云琛倒是应该不会对他们下手,不过其他人就不一定了。

从目前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厉云琛当时正在听自己的吩咐抓李家老祖宗,沈羽和沐暗应该是其他人抓捕的。

“没有,多谢殿下。”皇甫瑾灼为何这么晚来这里也是担心二人受伤,要不然有厉云琛在,两个男人在牢房里待一晚也没事。

哦,也不对,还是有点事,两人如今还都是伤患,仍旧在服药。

“那女子呢?”时间已晚,皇甫瑾灼也不废话,直奔主题。

“回殿下,清禾郡主在客栈,已经让人去带了。”厉云琛恭敬回道。

“嗯。”

皇甫瑾灼点头应了一声,开始看师爷记录下来的刚刚厉云琛对沈羽和沐暗二人的审问记录。

其他人都静悄悄的待着,不敢发出丝毫声响。

皇甫瑾灼除了在他们几个熟悉的人面前,在外面一直都是冷酷太子来着,沈羽和沐暗本就内疚连累太子殿下奔波,再受周围的氛围影响,两人也沉默的跪着。

皇甫瑾灼对于两人的自觉也没有什么表示,年轻人总要在挫折里积累经验的,他们两个优秀的学子被一个陌生女人轻而易举的设计,吃点苦头也是应该的。

这章没有结束,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很快,皇甫清禾被带到了大理寺。

“大晚上的,你们不睡觉本郡主还要休息呢……”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看来这位清禾郡主和那位清寻郡主真不愧是亲姐妹啊。

“安静点,太子殿下在此。”厉云琛出声道。

“太子殿下?!”皇甫清禾让众人清楚的看了一场现场变脸。

只见刚刚还满脸不满,骂骂咧咧的皇甫清禾在一瞬间的惊喜过后,立即换成了一副娇羞不已的小女儿姿态。

“殿下~~”在场的众人不约而同的抖了一抖,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皇甫瑾灼觉得云王府实在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原本以为就是一个空有爵位的王府,让他们待着就好。

可是现在看来,云王府还真是给安治国、给皇甫一姓添了不少垃圾。

“大胆,公堂之上,太子殿下亲审,郡主还是跪好规矩回话为好。”厉云琛斥责道。

“殿下,清禾是受害人,是他们两个欺负清禾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求殿下替清禾做主啊~”

皇甫清禾哭哭啼啼的说道,边说还边瞪了沈羽和沐暗一眼:我是郡主,才不要和这种贱民跪在一起呢。

此刻的皇甫清禾在看到皇甫瑾灼以后,早就忘了她诬陷沈羽和沐暗的目的了。

或者说她记得,只是改变主意了。

“殿下,宁一大人求见。”皇甫清禾在那里哭诉,皇甫瑾灼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门外有人禀告。

“进来吧。”宁一现在过来求见,应该是有事。

“殿下。”宁一步履匆匆的走到皇甫瑾灼面前行礼。

“这是沈公子和沐公子身边的暗卫。”不待皇甫瑾灼询问,宁一就指着他身后跟着的两个遮挡了面容的人说道。

皇甫瑾灼送奕兮回到房间,又交代好音果她们怎么处理缓解骑马后身体的不适,然后才转身离去。

奕兮看着皇甫瑾灼离去的背影,心中涌起了万千思绪。

厉云琛确实收敛了一些自己的气势,这俩人不出意外的话以后会是自己的后辈同僚,都是为太子殿下办事。

“你们是说当时可能有人从窗户离开了?”毕竟皇甫清禾的样子看起来不像自己弄的。

“见过厉大人。”两人被差役带到厉云琛面前,倒是还记得上次打过交道的厉云琛。

…“不用。”奕兮干脆的拒绝,她好好的能走路,干嘛要背?

从来到这个世界,她就一直觉得自己过上了有钱有闲的田园养老生活。

虽然不断的有一些意外危险但其实自己并没有感觉生活有那么的刀光剑影。

再说另一边,皇甫瑾灼刚走到门口就碰到了回来的魏竹桉,便带着他一起朝大理寺而去。

大理寺的公堂真的不是说说而已,庄严肃穆的牌匾,手持杖棍的两列官差,高堂之上的冷面大人,让人一进来就感受到了强烈的压迫感。

沈羽和沐暗上次来得时候都是计划好的,感觉也还好,如今作为疑犯被带到这里,心中自然的就涌起了说不清的敬畏。

好在上面坐着的厉云琛问话还算客气,这才让两人有了点安心。

但是太子妃的位置,可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呢。哪怕是和皇甫瑾灼明争暗斗的几大世家,也都没有放弃过培养自己家族的女孩送到太子殿下身边。

“唉~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自己这个接受了多年现代文明教育的人,总不会真的太差劲的。”顾奕兮乐观的想。

“谢大人。”沈羽和沐暗都有些摸不着头脑,现在不应该是把他们带回牢房吗?

可是看着厉云琛没有多说什么的打算,两人只能安静的站着,反正现在要去哪他们说了又不算。

关键时刻,魏竹桉这个能文能武的大管家还是能靠得住的。

大理寺中,虽然已经时辰不早了,厉云琛还是提审了沈羽和沐暗二人,毕竟有些事情越早越好查。

但是如今自己和皇甫瑾灼的关系一旦公开,恐怕会是真的明枪暗箭不断了。毕竟太子学生妹妹的身份盯着的人不多,顶多就是有点嫉妒。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