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仙尊死后第三年》
仙尊死后第三年

第014章

从前,他以为师尊只是性子沉稳,且修为境界太高,才不会不善表达、不轻易展露感情。

师尊会给他拍下独清剑,会带他访故友、去各境游历、去西佛界论道……心里,肯定是念着他的。

但——

沈钰走了。

顾清倚浑身冷汗、大口喘着气,抬手摸摸邬有期手臂,感受到手背上的温热,才终于放松下来:

还好,有期哥哥没事。

结果会上还没说几句,山下闇涌爆发、大家都投身下界救人,邬有期自然也参与其中。

他当时没想那么多,只顾着尽可能多地救人,便没有隐藏自己能在闇涌中穿行的事。

一开始,百姓们都很感激他、各宗修士也愿与他并肩作战,可随着各处闇涌被封印、魔族被打退,百姓倒还好,照旧叫他仙君、唤他恩公,但修真界——

邬有期少年成名,又是拜在卿乙仙尊门下,自然有数不清的眼睛盯着他:嫉妒的、不甘的,还有将自己的无能归因于他太厉害的……

渐渐就有流言传出,说他是魔星降世,更翻出盈湖旧事,说他能站在闇涌中穿行定是魔修。

这些言论甚嚣尘上,青霜山原也不在意,但当邬有期突破进入炼虚期、额心陡现一枚月痕后,掌门就有些坐不住了。

修士的额心鲜少出现暗纹,大多是心魔生、堕入魔道才有,往往是一道直插向下的血红剑形、锥形纹。

邬有期的不是,他的色泽偏暗、弦月形,且并非一直显露,仅在灵力激荡时才会显现。

他也没太在意,但没过多久,青霜山就被以舒家为首的几个修真世家、一些散修和小门派围住。

舒家少爷舒临风,从小被家人娇宠长大,性格倨傲、行事放浪荒唐,欺男霸女、坏事做尽。

之前邬有期外出任务,偶然遇到舒临风调戏他们青霜山的师妹,他才出手教训、让舒临风受了伤。

舒家当时理亏、没说什么,但却暗中记上了恶账,听闻他额心出现月痕后,便召集一群人来围山。

舒家长老做话事人,恭恭敬敬、客客气气,说他们有疑虑,想请邬有期到验心台上走一遭。

那时大师兄尚未与他交恶,还带领师兄弟们据理力争,与舒家这群人强辩了一番——

“若他不是魔星,为何额心会有堕魔印?!他要不是魔修,凭什么能在闇涌中平安行走?!”

沈钰冷笑,“世间奇人异事本就多不胜数,你没见过就当不存在,只能说明阁下坐井观天、见识太少。”

舒家长老被噎得双颊通红,那舒临风却上前一步,反诘道:“既你坚称他不是魔族,那为何不敢让他上验心台一试?!”

“还是——你们本就知道他是魔族,却偏要隐瞒、护短,置天下大义于不顾!”

……

青霄峰高逾千丈,舒临风等人在太极广场聒噪,邬有期自然听不到。

但众人争论起来难免动手,舒家带来的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唯一的长老也就是个金丹期,还不够沈钰练手的。

舒临风眼看又要丢人,忙灌注了灵力大喊传音——

“你们青霜山便是这般恃强凌弱的么?!今日纵我们不敌被杀,但你们今日所为!必遭天下人耻笑!”

“堂堂天下第一宗,竟是个豢养魔族、藏污纳垢之地,当真是可笑!可笑至极!若我能活着离开,我必将邬有期和你们的恶行公之于众!”

沈钰等人根本就没想要杀他们,舒临风这么颠倒黑白一喊,倒让那些跟着上山的修士们也来了劲:

“是,正义是杀不完的,就算你们今日能杀了我们,难道还能杀尽天下人吗?!”

这么一闹,掌门和各峰峰主都被惊动,邬有期也第一时间放下灵识探明白了事情原委。

他觉得舒临风可笑,还讲给师尊当笑话听。

“嗯。”卿乙点了点头。

可舒临风背后到底是舒家,再这么闹下去不好收场,而且,舒临风这人虽泼皮无赖,但说的话也并非全无道理——

自古恶人难磨,小人难养。

青霜山再如何身正,也耐不住这么多人恶意中伤。

邬有期十四岁家破人亡,也算是饱尝人间冷暖,青霜山如他第二个家,他不想连累大伙儿。

眼瞧着舒临风等人围在山下,时至日落还似癞皮狗般不散,他便小声与师尊商量:

“师尊,要不我还是去走一遭验心台吧?”

卿乙却皱眉,“舒临风是挟私报复。”

言下之意,就是不必理会。

但邬有期挠挠头,还是坚持,“就、就走一遭嘛,也不复杂,既能止了流言,也好让他死心、以后别来闹事。”

可师尊却因他这话,脸上郁色更重,盯着他看良久后,师尊转过身去,“你,执意要去?”

观瞧师尊好像生气了,邬有期虽有不安,却还是坚持,“嗯,弟子……想去。”

回应他的,是卿乙深吸一口气,然后在青霄峰降下一重禁制,“那便明日再去。”

“……啊?”

卿乙没做过多解释,只道:“天晚了。”

邬有期懵懵懂懂,在山顶踏实睡了一觉后,才翩然下山,登上验心台,结果什么都没发生:

他不是魔。

舒临风和舒家长老还不信,拿出自家咏罪幡来测了又测,却依旧没能测出什

他闭眼,在黑暗中静静听了会儿自己的心音,直到不那么聒噪了,才转身从头到尾仔仔细细打量邬有期。

他端详人的同时,人也深蹙眉头盯着他。

热烈、坦诚,一心一意。

这些都是他想,却从未在那人身上看到的。他的师尊无心无情,天崩于眼前也不会眨眼。

无声地笑了一会儿,邬有期终笑出声来,也放下了轻抚人脸上的手:

《仙尊死后第三年》全本免费阅读

血色从邬有期双瞳中褪去,却很快被一种浓黑代替,他一动不动看着这张脸、看着这个人,看这小傻子,也看他眼里毫不掩饰的担忧和牵挂。

终于,邬有期阖上双眸,嘴角牵了牵,想像往常一样嗤笑,但唇角抖动、用尽力气也没能拉起弧度。

他笑了,顾清倚却脸色煞白、眼圈发红,手足都无措起来。

多可笑,这三魂七魄不全、注定体寒的小傻子,流出来的眼泪竟是滚烫的。

小傻子灵智未开、普通凡人一个,与他就见过一面,只因贪恋他这幅皮相,就能为他做到这地步——

不畏生、不惧死,不考虑对手是谁、能不能应付,就这样莽撞地冲上来、挡在他身前。

“哥哥……?”顾清倚被他扭曲的表情吓着,攀上他胸口轻轻揉了两下,“你又疼了是不是?”

邬有期垂眸,突然抬手摸上他的脸,而后,看着这双盛满关切的凤眸,噗嗤一声乐出来。

在大师兄成婚后没多久,闇涌集中多次爆发、魔族也开始频繁进攻人界,掳走许多修士。

大陆上的六大宗门、药王谷,以及一些有名的散修在青霜山会盟,共商应对之策。

一抹暗红染上邬有期的唇瓣,紧接着是更多血水溢出将他整个下巴、脖颈都染成化不开的深红。

他吃吃笑着,顾清倚眼的泪珠也啪嗒嗒落着。

他忍不住咬了嘴唇,又重重咬了数下。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