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南溟有鱼》
南溟有鱼

第 31 章

傍晚,夕阳的余晖洒在海面上,海色变得如同葡萄酒般浓郁而醉人。

漫瑶举着那张图纸,第一次知道人不可貌相。

她敢断定这家伙就是故意的,她又不是没见过他绘画。

漫瑶回到小船上,两人还是呆呆的模样。

“漫姑娘,你是怎么炸的船?”商陆问道。

漫瑶示意蔷薇划船。“保密!”

天空深深的红,如同烈焰般燃烧,让人沉醉其中无法自拔,正如她们坐在那研究商陆的鬼画符,头痛剧烈。

“你说我画。”

漫瑶实在是看不下去,一把撕碎了纸张,命令道。

商陆无辜地眨了眨眼睛,见漫瑶起笔,他勾唇一笑。

“自齐山镇入霹雳外堂,途遇三径,择中而进,继而转至霹雳堂内堂,于内堂中取最左之道,径直行之,复右拐,至武练库后再左折,深入其间,历三层机关防御,直上四层,得后山之钥,原路返至次转角,择另一径,直行至小屋,尚有一钥待取。既得此钥,循原路返回初始之三径,择最左之道,便可通往后山。”

娓娓道来,很是顺滑。

漫瑶怀疑地扫了一眼商陆,这家伙莫不是在诓骗她们?

蔷薇听的头晕脑昏的,设计这么麻烦做甚?

商陆似笑非笑道:“至于后山药草位置,这山上路还真难描述了”。

漫瑶,蔷薇:“………”

这跟没说差不多。

小船在海面上漂浮着,宁静而又夹杂着海风的呼啸,他们马上就穿进那片雾海。

过了雾海便到了齐山镇。

当小船缓缓驶入那片被重重迷雾笼罩的海域时,周围的景象变得朦胧而神秘。

迷雾像一层轻纱,将海面与天空融为一体,使得原本清晰的界限变得模糊不清。

夜晚降临,海色变得深邃而神秘,宛如一块巨大的黑色宝石,闪烁着点点星光。

漫瑶道:“你们睡觉,我守夜。”

蔷薇困意袭来,头脑沉重地点点头。“好”。

四周的雾气缭绕,时而稀薄如纱,时而浓厚如墨,让人难以窥见远方。

水波粼粼,像沸腾了的热水般冒着泡泡,却让漫瑶警惕了起来。

漫瑶冷笑,她才刚出来有人就迫不及待来杀她了。

她注视着海面,一群杀手身影在朦胧的雾气中若隐若现,仿佛与这海雾融为一体,看来人还不少啊。

漫瑶不动声响地叫醒了蔷薇。

蔷薇缓缓睁开了眼睛,眼中一片茫然和朦胧,很快便警惕起四周。

海风带着刺骨的寒意,吹拂着她们的衣角,发出沙沙的声响。

突然,一声低沉的号令响起,如同闷雷在海底翻滚,震得海面微微颤动。

紧接着,这群杀手瞬间从海雾中杀出。

他们的动作迅捷而凌厉。

漫瑶冷声道:“你守着商陆,我来应对他们。”

剑光闪烁,刀影翻飞,在雾气中划出一道道惊心动魄的剑影。

海面上,鲜血与海水交织。

漫瑶双手执剑,一人应敌。

海雾被搅动得更加浓烈,杀手的身影却越来越清晰。

漫瑶白衣裙上沾满了血迹,脸上和发间也染上几分,她越挥剑,眼中的兴奋越高。

漫瑶抬起剑,用手肘衣裳将剑上血气擦干净。

月光洒在海面上,那群杀手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响声过大,商陆也被吵醒了。

漫瑶抬了抬下巴,将最近的一个杀手捞了上来,收回剑于剑鞘中,检查那杀手。

“你们继续睡。”

蔷薇迷糊地点点头。“少主你不困吗?”

漫瑶摇了摇头。她背上有鞭伤,睡不着。

漫瑶叹气,将尸体一脚踹了回海中。

她和蔷薇坐在一边,淡淡扫了眼蔷薇的睡颜,倒头就睡,挺不错的。

笛子音悄然响起,如泣如诉,如怨如慕,牵动着她的情愫。

她抬眸看去,商陆坐在小船另一头,眼神幽幽,盯着血染的海面,手中的短笛在奏响。

笛声低沉而悠长,如同一个失落的灵魂在荒野中徘徊,寻找着归宿。

充满了哀愁与感伤,如同冰冷的雨滴,无情地敲打着他们。

曲调的起伏如人生的坎坷,平缓如镜,似海面点滴细雨般轻柔,丝丝缕缕地渗透进他们的心灵。

漫瑶在如此悲伤的侵袭下,脊背微微弯曲,双手紧紧地抱着大腿,脸庞埋在腿间,肩膀在轻微的颤抖,呼吸变得沉重而缓慢,每一次呼吸都仿佛要耗尽全身的力气。

她的周围仿佛被悲伤的氛围所笼罩,空气都显得沉重而凝滞。

曲调急剧跌宕如狂风骤雨般激烈,将他们彻底淹没在无尽的黑暗之中。

一种无法言喻的孤寂与无助围困着他们。

一个晚上,他们谁也没说话,一人在奏曲,一人在听曲。

天边初露的微光逐渐染红了天边的一角,连带着雾色也变得粉红了些。

<

小船渐行渐远。

一叶扁舟在宽阔无垠的大海中游荡,在波涛中轻轻摇曳。海面宛如一块深邃的蓝宝石,清澈而深邃,能吞噬一切。

漫瑶眉间染上丝不耐烦。“不是,别废话了,还有别漫姑娘漫姑娘叫,叫我漫瑶就好了。”

商陆笑意浅浅。“好”。

蔷薇扬了扬头,第一次见商陆穿黑色束腰的行衣,腰间佩戴着一条简约而优雅的腰带,宽肩窄腰,头上扎着高耸的发髻,微微碎披在身后,那枚破碎感的玉簪子插在那,添加了几分美感。

《南溟有鱼》全本免费阅读

阳光如同烈火般照耀在海面上,海色变得璀璨夺目,宛如一块镶嵌着无数钻石的绸缎,闪耀着光芒。

同这片海色,在商陆眼中她也这般耀眼。

商陆抬头便见漫瑶手中拿着纸笔,正摊开在他眼前。

漫瑶摇了摇头,将笔递给他。“不是,反正你不能跟着。”

蔷薇抿唇,第一次觉得她家少主不开窍,商陆这身装扮明显是用心了的。

商陆接过笔,反而得寸进尺道:“那漫姑娘就是在担心我?”

海浪拍打着小船,发出阵阵悦耳的声响,她清脆的声音随即响起。

“你把后山大致位置画出来吧。”

她问蔷薇道:“你看得懂吗?”

蔷薇凑头过去,看见纸上的鬼画符,茫然地摇摇头。

他微微歪头,唇角略微勾起弧度。“漫姑娘是怕我逃走?”

深邃的海色称托得商陆面色如雪,他的嫣然一笑间,带着说不清的致命诱惑。

蔷薇边划船便笑眯眯地看着这海天一色。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